阅读推广人_虫虫阅读网CCread.CN——最专业的少儿阅读导航 读后感
logo
朱慧颖:想创作不一样的书
  了解了作者的用意,你再读《年》时,是不是有了别样的感觉。
  也许,你也可以试着用铅笔画画,用剪刀裁些小玩意儿或者在绘本里,找找小男孩的家人和村民有哪些不同。
  总之,与作者亲密接触,有助于你多角度欣赏一本书。

  

   公历新年刚刚过去,农历新年马上来了。

  中国人更注重农历新年,也就是春节。孩子们都喜欢过春节,因为可以穿新衣、挂灯笼、放鞭炮。
  为什么会有这些习俗呢?我们先来听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怪兽叫年,平时它睡在海底,醒来后就会上岸寻找食物,人们纷纷逃往深山,只有一个小男孩决心留下,因为他得到了一个赶走年的法宝——一沓红彤彤的纸。他用红纸做了一个灯笼,一串鞭炮,一件披风。
  年来了,他马上点燃鞭炮,年顿时头昏眼花,灰溜溜逃回海里了。从此,年再也没有出现过。
  年的故事有很多个版本,以上是青年插画家朱慧颖演绎的版本。
《年》
朱慧颖 著/绘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了解绘本的读者会发现,《年》在创作手法上、色彩运用上、以及人物设计上有些与众不同。
  今天,我们暂且放下故事情节,先来了解一下绘本《年》背后的故事。听听作者朱慧颖在创作绘本过程中的想法和所花费的心思。

我想创作不一样的绘本
朱慧颖
  我曾经在出版行业工作过小段时间,对绘本有一些了解。除了那些冠冕堂皇的优点之外,我个人觉得总体上缺乏一些新意,比如创作手法上,故事上,表现方式上等都很难跳出“完全中国式”的身影。在英国的短暂学习期间,我自己研究了一些国外的图书,相比之下我觉得他们的图书更有意思,风格上各不相同,绘本的插图部分非常有特色,可以说千姿百态。在我看来,新一代的插图师应该是在传承中国文化的前提下,发展创新。从不同的角度,尝试不同的创作方式,吸收国外开放自由创作理念的前提下又不失民族因素,我想这是我的创作初衷。简单的说,我是想创作不一样的书,不一样体现在:
 
形式上
铅笔画+剪纸
 
  希望是一种有别于传统绘画比如水墨,油画,水彩画等,这本书的绘画形式是铅笔画和剪纸的融合。画面安排上注重平面设计的形式感,创作出带有设计感的绘画。

形式上
作者笔下的“年”
 
  年是中国的传统故事,讲述的是年这个节日的由来。在中国年的故事有好多的版本, 但是最终决定自己在参照原故事的基础上进行重新的安排。

主人公上
主人公是个孩子
 
  传说中是一个老人, 为什么我会创作成是一个小孩儿呢?
  绘本的读者群基本上是孩子, 那么书本中的主人公形象对于孩子至关重要。一方面, 小男孩的年龄上与读者群相仿, 容易产生共鸣。 另一方面,简单的说是想创作一个小英雄的形象, 我们都知道,孩子的教育都是从模仿中开始的, 来自于家长、老师、书本等等周围的因素。一个好的正面的形象会给孩子带来崇拜感。比如在美国的电影中也经常会出现super man这样的特殊的人物形象,他们都是孩子心中的英雄。
 
色彩上
红色,中国的传统色彩
  这本书主要是黑白色,后面加入了少量的红色。色彩的运用上一方面是与故事情节相联系,另一方面是我个人的偏好。我们知道这是个传说,因此我想创作一种黑白的带有神秘色彩同时又有些古老的感觉的作品(就像黑白电影一样的);而红色是故事情节的需要(年这个怪兽害怕红色),同时是中国的传统色彩,少量的红色的运用会带来传统的味道。
 
造型上
普遍性与特殊性相结合
  这个故事涉及到的人物非常多,有小男孩儿、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以及全村的人。人物造型的统一是绘本创作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造型设计上我坚持的原则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结合, 普遍性就是“全村民的形象”, 特殊性就是“主人公一家”的形象。全村民的形象设计几乎是相同的, 大家所看到的的不同是偶然为之, 因为画同一片叶子也有不同的感觉。我首先设计了全村人的形象大众村民形象,然后将大众的形象加入少量因素构成主人公一家的形象。而这个少量因素是来自于中国传统,比如小男孩儿头上有一束头发,这个发型只有在中国古代的孩子里才会有(如司马光小时候)。
  了解了作者的用意,你再读《年》时,是不是有了别样的感觉。
  也许,你也可以试着用铅笔画画,用剪刀裁些小玩意儿或者在绘本里,找找小男孩的家人和村民有哪些不同。
  总之,与作者亲密接触,有助于你多角度欣赏一本书。
本文摘自:@中少图书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少图书,获取更多好书信息